栏目导航

news

春光懒困倚微风打一动物

主页 > 春光懒困倚微风打一动物 >

上海抗疫防线小时:细节中守护城市安全

发布日期:2020-02-11 22:39   来源:未知   阅读:

  除了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在上海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一线,还有这样一群人:解决居民后顾之忧的社区工作者,守卫入沪道口安全通行的警察,为列车彻夜消毒的高铁工作人员……他们与这座超大型城市一起,24小时工作,共同筑起上海抗击疫情的防线。

  记者走访时,这些在抗疫防线上的人表示,市民的理解、支持是他们工作的基础,也是上海健康安全的基石,“我们所做的就是跟市民携手,共同守护城市安全。”

  “金书记好!我家里人经医护人员检查一切正常,今天解除隔离观察。非常感谢你们的辛勤付出和贴心关爱!”8时,青浦区白鹤镇白虬江居民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筹备组组长金健收到辖区时代名邸二期居民杨先生发来的微信和卫生服务中心发出的解除隔离通知单,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这些天一直心怀忐忑做管控服务,总算尘埃落定。”

  白虬江居民区与昆山花桥接壤,3个小区共2941户8517人,苏、浙、皖、鄂等地来沪人口高达75%。金健和同事们排摸,确定居民区有219户520名湖北籍人员,年前128户回老家,至年初六16户相继返回。金健主动与3户湖北籍居民结对。

  大年三十早上,戴着口罩的汪先生冲进金健办公室,他们一家三口刚从武汉探亲自驾回来,不知该怎么办。当时,金健也紧张,但很快镇定:“安心在家休息,放松心情,有我们在什么都不用怕!”金健暖心安慰,汪先生一家立刻听从安排回家居家隔离观察。金健随即联系社区医生一起上门测量体温。临别时金健拿出手机:“我们加个微信,交个朋友吧!”

  居家隔离,需要生活保障、心理疏导。金健成了结对3户的“代购”,每天根据他们的需求将各类蔬菜、药品、生活必需品送上门。“适当运动,充足睡眠,增强抵抗力、免疫力。”“放松心情、乐观面对,一切都会好的!加油!”“不出门、勤洗手、多通风”……一有空金健就跟他们聊个十几分钟。

  居民区党支部、居委会筹备组的4名基层干部也分别与居家隔离观察户结对。这个平均年龄37岁、有4名“80后”的5人团队,从年三十并肩战斗至今,24小时轮流在岗,谁也没休息过一天。为确保万无一失,金健和4位同事,与外口办人员一起分头逐个与居民电话联系,确认目前状况,对尚未返回人员尽力劝导暂时不要来沪。居民区所有党员、楼组长、居民代表、在职党员等100多人,在党支部带领下,自觉参与这场战斗。通过白虬江社区通、电喇叭、打电话、发告知书、夜间巡逻等方式,这支“编外队伍”有效传播科学防范知识,引导居民自我防护守望相助,监督居家隔离户信守承诺。

  刘贺生是虹桥机场海关旅检一科关员,在犀牛角、象牙走私查获领域屡立奇功,却恨自己在此次抗“疫”中“掉链子”。2个月前,他腰椎间盘突出的老毛病发作。但他退不得,因为虹桥机场海关所有紧急抽调的、自愿支援的可用人力已全部扑在一线。有严重高血压的旅检一科副科长刘雄岭,宁可随身携带血压仪,也要把自己钉在岗位上,副关长夏春则申请在出境测温通道负责收取和排查健康申明卡。“大家都这么拼了,你还好意思退?”

  同事们将刘贺生安排在测温和健康申明卡单证审核岗位,负责日均6000余份旅客健康申明卡的审核及相同数量的旅客体温核查。由于腰痛,刘贺生有座位却只能站着,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因为病痛,他缺乏柔软度的身体完全坐不进自家汽车。他竟买了辆摩托车,每天僵着身子骑行往返40公里通勤路。这几日因人手告急,他索性就住在机场临时宿舍。晚上,全天出境航班结束,刘贺生挪向宿舍,打算脸朝下,趴床上睡会儿。但21时左右,机场又临时接通知,一班航班即将抵沪,上面坐着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过的旅客,须启动“中风险防护级别”的登机排查。刘贺生赶紧让同事帮忙换上登机检疫所需的防护服。

  刘贺生的同事王丛昀,主动退掉与父母结伴出境游,大年初一从家乡嘉兴赶回增援。在虹桥机场1号航站楼出境联检大厅卫生检疫关口,两套远红外测温仪高速运作。王丛昀需不断提示旅客摘帽和口罩,依次进入测温通道。在这里,需要格外细心,“要特别注意旅客之间的间隔。若两名旅客同时经过通道,测温设备容易分辨不清,监控屏幕上也常只显示其中一人的体温。”王丛昀不敢有任何疏漏,一天中,她要数百次请那些走得太快或与其他人挨得太近的旅客“退回去”,重走一遍测温通道。“我们的目标是,既不错留也不漏放一位旅客。”

  昨天14时左右,来自中国台北和香港的航班相继抵港。进港旅客在进港测温区有序排队,虹桥机场海关关长王坚亮也在现场有序引导。过去,抵港航班旅客走的是4条自助测温通道,目前这4条通道暂停,“非常时期,人防加技防,才是双保险”。目前一个抵港航班的旅客放行约需15分钟,“经此一‘疫’,旅客们很少抱怨。一位日本回沪的老太太给了我们莫大的信心,她说‘不急,你们好好测。’”

  每天18时,许彬准时出现在上海虹桥动车应用所,用半个小时量好体温、换好防护服、戴上橡胶手套和防护口罩,开始对进库列车防疫消毒。

  虹桥应用所被称为“上海最大的动车4S店”,负责高铁、动车的检修和清洁。因为来势凶猛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工作人员有了新的任务——对每一组列车进行防疫消毒。防疫消毒是列车回库后的第一件事,由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下属的华铁旅服公司负责。相关负责人介绍,正常情况下,虹桥动车库每天需要防疫消毒的动车组有90组左右,其中白天30组左右,夜间60组左右,每天从事防疫消毒的工作人员有26人,白天有2个作业小组共9人,夜间有4个作业小组共17人。

  许彬就是夜间组的一员,在疫情出现前,他的工作是上车给列车做深度保洁。现在,他要全副武装带上消毒喷壶和三色抹布,把车厢内每寸旅客可能接触的地方都消毒一遍。

  “消毒液严格按照比例稀释。为了达到既消毒又不腐蚀车体,我们采用小喷壶按部位喷洒药剂,再用抹布抹擦的方式。”许彬介绍,“不同的部位用不同的颜色抹布,比如,卫生间坐便器用红色抹布抹擦消毒,卫生间的墙面、扶手用绿色抹布抹擦,车厢内的部位用蓝色抹布抹擦。”

  一组列车有8节车厢,一个作业小组4个人同时上车作业,需要1至2小时才能完成全部消毒工作。许彬记得自己第一次给列车消毒用了5个小时。“一开始不了解,有上海市疾控中心的专业人员在边上全程指导,我们照着做,要小心翼翼。”

  小心翼翼是因为防疫消毒工作的重要性,关系到千万旅客的安全,也关系到每个工作人员小家的安全。许彬承认自己第一次见到防护服,内心是恐惧的,就好像真的要穿越疫区一样。但他还是选择坚守在一线,在幕后守护旅客的安全。“一线工作必须有人来做,我不上谁上?”

  在接受这项全新的任务前,市疾控中心的专家对防疫消毒人员进行全面培训,包括如何穿脱防护服、如何消毒才能保证不遗漏等。用许彬的话说,“自己竖起耳朵听,生怕错过一个字,因为任何微小的细节都可能影响到旅客安全。”

  防护服密不透风,穿着消毒完一组列车,许彬的衣服全部汗湿。而一个晚上,他要保持这个状态为9组列车消毒。“如果有列车回库晚,中间有个空档,大家会抓紧时间吃点干货填肚子,但通常情况下,我们要一刻不停地工作至第二天7时至8时。”许彬说,“大家习惯了工作一晚上不喝一口水,下班后,才会补充水分。这是因为防护服穿脱太麻烦,上一次厕所就要换一套新的防护服。”

  日前22时,曹杨新村街道枫杨园居民区党总支书记结束一天的社区排摸,正往小区门口走,社区里的党员许晓霞电话来了:“张书记,联系上了!”

  “这几天我们都在联系各房东,通过他们获取租客信息,但其中有个租客一直联系不上,他是湖北籍。”张嘉颖工作的普陀区曹杨新村街道的中关村小区,729户居民中有83户是出租户,一户通常住着好几位租客,排查租客信息成了社区干部的重点工作。许晓霞告诉张嘉颖,这名一直联系不上的湖北籍租户1月17日带着女朋友回湖北探亲后留在湖北,但他女朋友在1月19日自行返沪,此后在浦东爷爷家过年。“那个租客说,他女朋友应该会在2月2日晚上来中关村居住。”

  “2月2日,不就是今天吗?1月19日离开湖北,到今天还不满14天。”张嘉颖立即与小区门卫联系,告知租客的门牌号,请他们密切留意。23时,女孩果然拉着行李箱出现在小区门口。刚开始填写单子,女孩只写从浦东乘地铁回来,没有写去湖北的经历。当值的特保队员留意到门牌号,立即将情况报给居民区和街道总值班室。街道疫情防控专项工作小组、曹杨新村派出所、枫杨园居民区到场,告知其居家医学观察的要求,随后对其所居住的房间、楼道、电梯等公共部位进行消毒清洁。3日一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上门对租客进行医学检查。

  中关村小区从1月28日开始第一轮租户排查,1月31日启动第二轮,通过查询信息、联系房东、入沪走访等多渠道,尽量排查清楚租户的信息。“未来可能还要进行第二轮和第三轮。”采访进行到一半,张嘉颖又接到一名楼组长打来的电话,两名温州返沪人员第二天将回小区。“他们是明天13时的动车到上海,我已跟门岗提醒过租客门牌号,建议居家隔离,有任何生活需求及时联系居委会……”

  “我们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所能做的就是做好一切防护,把好小区大门,确保居民安全。”对社区干部来说,这段时间已经习惯了这样紧张的节奏,这场防疫战一日不停,张嘉颖的心就无法安定下来。

  “这个驾驶员体温异常。”日前23时30分许,G60沪昆高速检查站,随着前道检测人员一声呼喊,值守重点检疫车道的胡军华和医护人员立即紧张起来。

  上海市公安局沪昆高速公路检查站站长胡军华小跑上前,指挥这辆“沪A”号牌轿车驶入重点检疫车道。医护人员拿出额温枪给驾驶员陈先生测体温:37.8度。“你把空调关一下,开会儿窗,等会儿再测一次。”胡军华边核对陈先生的身份信息边说。两分钟后再次测温,陈先生的体温回落到37.1度,安全过关。

  “还好还好,虚惊一场。”胡军华耸了耸肩,长舒了口气:“这几天很多车辆因一路开着热空调,导致车内人员体温较高,过一会儿就好了。但每次听到‘体温异常’这4个字,我们还是会紧张。”

  这个春节,原本是胡军华十多年来头一次回老家金华过年。大年初三凌晨,他接到同事电话,上海要升级防疫查控措施,沪昆高速检查站将成为上海陆路交通第一道防疫关口。“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不到20个小时,说实话,压力挺大。”借助政务微信,胡军华远程跟分局相关职能部门、站里同事协调工作安排,几乎彻夜未眠。天一亮,他驾车将家人送到小区门口,转身赶回检查站投入工作。

  深夜,地处远郊的G60沪昆高速检查站成了上海最热闹的地方。这里灯火通明,8根车道全部打开,每根车道配备2名医务人员和4名警力,对入沪车辆一一检查。为了加快通行效率,检查站专门设置2根重点检疫车道——用于对前道检测结果显示体温过高及来自重点地区的人员进行二次检测,根据检测结果,采取送医、隔离等防疫措施。

  胡军华带头值守的重点检疫车道。“这几天陆续发现几名疑似患者。有人体温接近39度,直接被120送到医院。最终检查下来排除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回想起来还是有点后怕,我离他最近只有不到半米。”

  凌晨时分,道口的查控还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此时,室外温度已低至摄氏零下1度,站在空旷的道口,寒风直往身体里钻。胡军华戴着口罩,手上只有一层纤薄的橡胶手套,两手搓着取暖。他手上还握着一副厚实的皮手套,为何不戴?“戴皮手套操作PDA查询信息不方便,冷就冷吧,加快通行效率更重要。”

  “堵得久了,也有个别驾驶员冲民警发牢骚。”面对驾驶员的焦虑,胡军华很理解。他耐心地解释相关政策,还不忘宣传健康防护知识。“我跟所有民警强调,检查的时候态度一定要好,不能像以前对待犯罪嫌疑人那样。”胡军华说,执行防疫查控任务面对的都是普通老百姓,一线民警代表着上海的城市形象,更要展现上海的城市温度。“就算是病毒感染者,他们也是无辜的。我们防控的是病毒,不是人。”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