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news

春光懒困倚微风打一动物

主页 > 春光懒困倚微风打一动物 >

热点评论 ll透视演员、教师、医生猝死事件到底谁之殇(含最新材

发布日期:2020-02-14 08:4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热点评论 ll透视演员、教师、医生猝死事件,到底谁之殇(含最新材料作文训练+范文)

  这个冬天,注定是一个很寒冷的季节。在11日27号早上,忽然传来一个噩耗,高以翔录制节目的时候突然晕倒,紧急送医之后,抢救无效死亡。

  9月9日,黑龙江望奎县二中高一五班的班主任李英岩在讲课时突感不适晕倒在地,学生们见状迅速上前为李英岩做人工呼吸并拨打120,但送医后还是无力回天,年仅47岁。李老师从教二十多年,是一名优秀的物理老师。得知李老师突然离世的消息,他的同事朋友学生,曾经的老师,甚至素不相识的陌生人,都纷纷留言表达悲痛,“这是我们过的所有教师节中,最悲伤的一个……”。

  最近几天,育才中学九年(5)班的同学们沉浸在悲痛中,因为,那个天天陪伴他们的年段长兼班主任老师陈海桥突发疾病,倒在家中批改作业的书桌上再也没能醒来。

  11月20日,九年(5)班黑板上,同学们用粉笔写下了“桥哥,我们想你”,表达对陈海桥的思念。11月17日下午3时许,正在家中伏案备课批改作业时,陈海桥突发心梗,抢救无效去世,年仅43岁。

  从2005年至今,他已为教育事业奋斗了15个年头,把青春挥洒在远离故土一千多公里的平和。在家人和同事眼里,他是个时刻把工作放在首位的“拼命三郎”。

  陈海桥妻子 黄晓君:他说,我必须教好每一个学生,他(学生)不仅只是一个学生而已,他是关系到一个家庭,他影响到整个家庭,我必须为他们付出,我作为一个老师这是我最基本的职责。

  同事 刘来福:像我们早读的时间是7点20分,有的时候他6点50分、7点钟之前都会赶到学校里面来早读。

  同事 黄燕平:海桥老师给我一个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非常的无私。比如说我们开学初我在安排年段晚自习的时候/刚好就是缺了一个了老师,然后他立马说没关系我来,如果安排不开的话就让我来。

  7月4日,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副教授肖育众,下午3点多的时候,被发现倒在实验室,不幸离世,年仅31岁;

  7月10日,辽宁省沈阳市某三甲医院一位皮肤科女医生,于凌晨在家中猝死,年仅31岁。猝死的死前一天,还在医院的大厅讲解化妆品的过敏反应。

  高以翔是在录制《追我吧》这档节目时发生的意外。而《追我吧》自我标榜为“夜晚城市实境追跑真人秀”——真实的大型装置在城市CBD中落地,嘉宾们在限定区域内展开追逐,跨越障碍,甚至“飞檐走壁”。

  深夜长达数个小时的录制,甚至是通宵录制节目,而节目的强度又非常大,嘉宾不仅要快速地奔跑,还得通过人为设置的重重障碍。

  之前来参与录制的明星,跑晕、跑吐、跑到体力透支的比比皆是。就连奥运冠军李小鹏和邹市明,在录制节目时都一直说“我不行了”“能不能歇会”……经过魔鬼训练的运动员,这些项目玩下来,都上气不接下气、体力不支,更何况是普通明星。

  这与其说是考验明星的体力,毋宁说是通过高强度的比拼“虐”明星,来制造戏剧冲突与看点,来比拼收视率。而节目的收视率倒真的上去了。哪怕在悲剧发生后,@追我吧的官方微博置顶的仍是其收视率和话题火爆的微博。

  可以这么说,这起悲剧的原因,与节目组一味追求收视率,而忽略对节目安全性与嘉宾生命安全的考虑不无关系。其实,危险的信号一直都在。2013年浙江卫视的《中国星跳跃》节目,释小龙工作团队的一名成员在录制节目时死亡;去年3月,歌手张杰在录制浙江卫视的综艺时,因游戏设置不合理而导致张杰缺氧晕倒……

  节目为了冲高收视率,便一味制造所谓的冲突和看点。可人为的冲突,也可能带来人为的安全隐患。电视人一旦抱着侥幸的心理,认为悲剧发生的概率不高,或者公众是健忘的,抑或收视率才是一切……那么,祸根早已种下了。

  如今不少知名卫视或平台都把提升收视率、提升流量的希望寄托在综艺节目的出新、出奇上。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眼下综艺节目的难度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多。可是,电视节目如果只注重收视率,眼里只有经济效益,而忽略了最起码的社会责任与社会效益,那么,它早晚声誉扫地,并被公众所抛弃。

  而一味追求流量的,可能也不只是涉事综艺节目。从凌晨六点多传出高以翔去世的消息以来,微博上的自媒体各路消息层出不穷,有已经康复说,有节目炒作说,甚至还有演员炒作说……高以翔的不幸去世,是对“收视率第一”的最大嘲讽;而每次名人靠去世上热搜,同样是对“流量第一”的最大嘲讽。

  斯人已逝,愿高以翔安息。愿收视率至上、流量至上的思维,会得到真正的反思和整顿;愿安全第一、责任第一的理念,能真正落实。

  前不久陈伟霆录制该节目时屁股抽筋,观众的笑声尚未绝耳,高以翔的死又来得猝不及防。一时间,浙江卫视《追我吧》节目被推上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在这场“人祸”里,节目组难辞其咎。但是,同时暴露出的不仅是商业利益怂恿下的人文丧失,更有广电相关部门监管的巨大漏洞。自事件发生以来,官方没有发出任何的整改调查声明。悲伤的故事几时休,关键还得看监管部门的态度。

  “罗马非一日建成”,悲剧的酿造早已经有了身影。浙江卫视这次事故的出现,并非偶然。早在之前的《王牌对王牌》中,就出现张杰因游戏设置难度大,缺氧昏倒又被道具砸的事件。跑男录制过程中,李晨、邓超和杨颖等嘉宾,相继“尝试”了缝针、脱臼和骨折。更有甚者,释小龙的助理曾因落水而意外身亡。高以翔的猝死,早已经敲响过警钟,只是节目组充耳未闻。在这些隐患被爆出来时,丝毫不见监管部门的作为,而是放任节目组以空虚无力的道歉,“搪塞”众人。

  《追我吧》像是跑男的加强版“续集”,为了再创收视神话,浙江卫视这一次下了血本。打着竞技真人秀这样吸引受众眼球的“招牌”,不惜花巨资“包下一座城”,只为展现不可复制的实景体验感。让专业运动员都望而却步的关卡设置,极具紧张刺激感。深夜爬楼和臂力过桥等高消耗的关卡背后,还有素人追赶。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所谓的“素人”基本上都是专业运动员。演员明星不是“钢铁侠”,专业人士都要费力才能完成的任务,又怎能苛求普通人?更何况艺人们压力本来就大,休息时间也不稳定。且不说让专业人士在追赶的时候,还要假装追不上,本来就有欺瞒大众的嫌疑,单就节目组在事发时的迟钝表现,其紧急预案和安全评估的漏洞可见一斑。

  为什么如此大型的竞技类节目,当时拍摄时居然没有医护人员的陪同?出了事故时,更有甚之还在怀疑是否是节目组安排的情节。早期出现节目嘉宾跑到呕吐的情况,节目组也并未引起重视。即使是晕倒的艺人被送往医院,其官方微博依旧在大力宣传节目,而没有第一时间发出声明。这背后,体现出节目组对艺人生命的漠视,这群“工具人”在他们的眼里,只是博取受众眼球的机器罢了。如此缺乏人文关怀的节目,相关部门却一直没有作为。即使是在高以翔被宣布死亡,依旧没有任何节目组被整改调查的消息出现。《追我吧》的官方声明依旧是无力的“抱歉”,而该来的惩罚却迟迟不见“动身”。

  放任商业资本在综艺节目的自由发展,导致的悲剧绝不仅仅只是某个艺人的猝死这么简单。对一档优秀的综艺节目来说,应该围绕着社会主流价值观,呈现给观众视觉和心灵的享受。一味的迎合受众的胃口,对其进行感官和情感的刺激,只会导致更严重的后果。对于演员明星们来说,他们被金钱和受众的喜好绑架着,只能更卖力的去完成更高难度的任务。这其中付出的代价,无疑是惨重的。当受众被无限的刺激,想要的越来越多,最终可能真的会“娱乐至死”。

  事件热度未退,而高以翔却成为《追我吧》营销的卖点。晕倒的视频立马又被挂上节目看点,这“心”是得有多大多冷漠,才能想到消费节目组嘉宾的死亡。人文关怀的缺失和政府监管的漏洞,在《追我吧》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场悲剧,已然为政府监管敲响了警钟。

  经历一上午的祈祷,最终等来高以翔的噩耗。这个时刻让人难过,也不免让人反思是什么导致了这样一个恶果。

  跳出节目组回应是否涉及营销手段来看,单就高以翔事件本身来说,整个综艺流水线上艺人因为各种状况危及自身安全的例子近年来也是不胜枚举。安全隐患除了部分来自于艺人自己的身体状态外,与一些节目组或许也不无关系。这就要说到综艺流水线的顽疾。

  高以翔事件发生后,有行业内人士吐槽,国内综艺录制简直是畸形状态,“拖时间是常态,明星、工作人员、现场观众、媒体记者一起熬着……很多人24小时连轴转,明星拿这种工作状态当常态,甚至受伤了还能以此立一个敬业人设,无语了,这不是敬业而是玩命。”

  “把玩命当敬业”的艺人似乎真不少,“拖时间”大概只是最低层面的“拼”。心甘情愿?不见得吧。艺人也只是综艺流水线上的“材料”,如何加工才能有最佳效果?操纵权还在节目组。熬夜录节目见怪不怪只是一碟小菜,节目组更希望看到的效果,是艺人一定要“拼”!爱“拼”才会赢!

  越来越多的综艺“黑料”正浮出水面,有网友指出,比如上一期《追我吧》嘉宾李小鹏、邹市明,两个奥运冠军都撑不住魔鬼流程,毕雯珺、范丞丞录节目录到呕吐。其他的比如释小龙助理溺死于某跳水节目,韩庚跳水直接被拍晕,比如张杰录制《王牌对王牌》晕倒等等。一个字道出症结,“拼”。

  其实也应该看到,“拼”本身并没有问题,关键在于“拼”的背后的安全是否考虑周到?比如节目设施搭建、户外竞技综艺对嘉宾身体素质的准入门槛、现场医疗保障、观众疏散方案等等。这些制度的建设与完善不妨多学习借鉴国外真人秀。

  综艺节目已然成为资本侵入的新阵地,显露在外的三个层面——节目组(电视台)、艺人嘉宾以及观众都被无形之手所操控。节目组为了获取最大程度的经济效益、节约录制成本,往往会安排嘉宾连天加夜录制,通宵成为业内常态。而高额的片酬回馈使得艺人往往“有苦也不言”,在流水化的标准作业里听之任之,盲目如木偶。而观众作为成品接收方,视觉范围最为狭窄,对节目背后的运作流程不甚了解,这也正是高以翔事件一出,网民愤怒之情难以抑制,群体情绪强烈的原因。(析原因)

  我们很难定义被资本控制的三方谁是受害者、谁是加害者。但应明确的是,节目制作方希望控制成本无可厚非,但必须付出的成本(例如艺人与工作人员的安全保障)绝不可无视,节目生产不是冷冰冰的流程,人文关怀才是长流水。其次艺人在追求高片酬的同时,应当首先明晰可能承担的风险,对自己负责,不可将生命交由他者去掌控。而观众在此过程中承担的角色不应只是个在局势已然无法挽回之后的讨伐者,无论在事前还是事中,我们都应当成为理性的监督者,不受制于一时的猎奇心理,及时对不合理、不人道的行为说“不”。(想办法)

  对艺人来说,参加高风险节目虽是一种双向选择,但因为能增加曝光度又能带来收入,很多时候只能咬牙坚持。在节目录制过程中,艺人即使觉得难度太大、无法支持,也都要依靠自身的忍耐力,上了节目就像赶鸭子上架,玩不好不行,不玩也不行。这种情况下,承担着保护艺人生命安全职责的节目组,其实就有相当大的责任,应该提前预估艺人身体状况,实时了解和体察艺人生命体征,而不是一味追求节目效果,刺激艺人挑战个人体能极限。(从艺人角度分析)

  毕竟,“虐星”节目的现场意外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15年,本报就曾报道过综艺节目的“虐星”现象,《火线英雄》中训练明星消防员钻火圈、跳悬崖、高空走钢丝,演员迟帅就因体力不支而当场晕倒。而在一档跳水节目中,更是出现过释小龙的工作人员溺死的意外事故。好好的综艺节目,本来只是为了娱乐大众,最终却是由艺人的生命健康去买单,难免得不偿失。这次大家心目中“最好的王沥川”高以翔不告而别,不应该只让人喟叹生命无常,更应该对国内综艺界的“虐星”陋习提出明确的警示。奉劝国内的综艺市场,以后还是不要拿艺人的生命去博收视了。(列举同类事例)

  欧美日韩在综艺发达阶段也有过过快的录制节奏,但近年来已完善了节目制作规定。诸如搭建装置需要有明确的技术指标、自带救护车等。而国内的综艺内容生产,在安全方面还比较滞后,安全防备更多时候停留于形式,比如在此事上,很多人就质疑节目方为何没有配备AED(自动体外除颤器),从而错过了救治高以翔的黄金时间。高以翔录综艺节目去世这个悲剧,提醒国内综艺制作业,录制环境与制作思维,都应该进行一次安全升级了。配备应急医生、药物与设备,参与人数多的大型录制现场最好有救护车,这些都应被当成基本的常识来对待。(对比论证分析)

  其实,也不只是浙江卫视一家在这样做,追求高强度录制的电视台和相关公司,就现实而言,不在少数。有知情人士透露,连续录制24小时的节目,也是非常常见的。对此,可能有人会说,现在综艺行业竞争压力大,江河日下的倾向也比较明显,靠各种高难度环节和刺激项目博眼球,赚取流量和收视率,虽然剑走偏锋,但也不失为冲破困境的一种探索。但是,我们需要明确的是,一个行业再不景气,再需要探索创新,也不该以个体的生命安全为代价,更不应该缺失基本的社会责任。高以翔猝死事件,可以看作是真正揭开了综艺录制乱象的盖子,显然,在节目的安全性和录制合理性等方面,还有较大改善和提升空间。这不仅需要整个行业的自律来提升,也需要通过法律弥补相关监管和规范层面的空白。(从行业本身分析)

  任何大型综艺节目,都应该对现场的突发情况有充足的预警机制。急救准备措施有备才能无患,更何况是这样一档挑战人体极限的运动型综艺?这位演员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一方面折射了现场急救保障的缺位,另一方面也反映出急救知识的普及方面有待加强——现场如果有人掌握一定的急救常识,也许还有转机。此外,作为演员也要反思,无论参与什么节目,切记身体是自己的。就算平时经常运动,看起来“身体倍儿棒”,也别为了“挑战自我”去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最后还需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演员要在综艺节目里玩命?演员的本职工作是为观众呈现影视作品,现在越来越多的演员在综艺节目中亮相,不可否认能增加自身的影响力提升“路人缘”,但如果让综艺节目“喧宾夺主”,甚至为之玩命,就不可取了。(各方应该反思)

  某市外科医生小方凌晨猝死在值班室内,年仅31岁。小方在外科工作时,始终坚守岗位,不管白天黑夜,一遇到科室、患者需要,他总是冲在第一线。

  河北39岁教师闫斌过度劳累猝死操场。当天5点45分,天还没亮,身为班主任的他早早到了操场上,等着学生们一起跑操。6点5分,早操结束,闫斌老师就倒在了操场上,送医抢救无效,再也没有醒来。

  昨天凌晨,网上流传的一条“台湾演员高以翔在录制节目时猝死”的消息,一时引起网络的一片哗然。后《追我吧》节目组发布声明确认年仅 35 岁的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过程中,发生心源性猝死经抢救无效身亡。

  读了上述材料,你有怎样的感触与思考?请你写一篇文章,表明你的态度,阐述你的看法,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要求自选角度,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在生活中,我们经常会听到有人说,“我一定要拼命工作,拼命挣钱”。然而“拼命”这个词却一语成谶,最终,病魔让他们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类似的是每年都会发生的 “过劳死”现象。就在今年六月底,南方医科大学金丹被发现在医院宿舍逝世,年仅45岁,另一名则是34岁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地铁站台上突然晕倒,随后失去意识,经路人抢救无效不幸离世。同事对他们的评价很一致,“平时工作很拼,经常熬夜”。有报道称,中国已成为全球工作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人均劳动时间已超过日本和韩国,每年有60万过劳死。

  为什么要“拼命”?从个人角度来讲,“拼命”是对于工作的负责,对于事业成功的渴望,是有上进心的表现;从家庭角度来讲,“拼命”可以让孩子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能买到更好的学区房,接受更好的教育,让父母有更好的物质条件来颐养天年,少了陪伴可以用更多的金钱来弥补;从整个社会大环境来讲,“拼命”可以为社会创造更多的财富,让我们的祖国蒸蒸日上。可是连命都搭上了,没有了健康这个1,后面有多少个0都是徒劳。

  人生,不能只 “低头拼命”,也要“抬头休息”。首先,每个人都应该调整好自己的生活节奏和工作节奏,对待工作仍需一丝不苟,但是不能没日没夜,正所谓“只工作不玩耍,聪明员工也变傻”,不仅变傻,还有可能会“瞑目”,工作与休息娱乐相结合,做起事情才能事半功倍;其次,每个家庭也要给予家里的顶梁柱更多的关爱,少给他们压担子,多给他们“讲段子”,假如徐婷的家人能够多帮女孩排解压力,给她少增加些家庭的经济压力,也许她就不会那么拼命,癌症很可能就不会向她袭来;再次,我们的社会也应该对每一位劳动者,尤其是打拼的年轻人们更多的包容与关爱,尽量减少“白加黑”“五加二”的出现;最后,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让每位劳动者都可以通过法律手段一方面保障自己在加班过程中的经济权益,另一方面也让他们在维护自己劳动与休息的权利时有理有据。

  诚然,拼命的精神是好的,做什么事都是需要一种不怕苦不怕累的恒心和毅力的,“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现在社会残酷,拼命努力的人有可能会最后成功,但是没有努力过的的人就注定没有收获。如果有一天感觉自己的拼命让自己很累,这个时候,应该放下所有,放松自己,世界那么大,去看一看,缓解下紧张负压的心情。劳逸结合,身体不会吃不消,也能得到自己的回报,岂不是一件好事吗?人不在于活得富贵,而在于顺心如意!家庭不在于穷富,而在于温馨和睦!

  三者材料中,年轻的医生、教师、演员都因过度疲劳而死,这不得不引起大家的广泛关注。在我看来,奉献并不代表一定要献身,适度的劳动,将自身价值最大化更有卓越贡献。

  《人民日报》著名评论员陈凌说:“人生的长短以时间计,生命的价值以奉献计。”诚然,医生的高尚情操、老师的辛勤付出、演员的敬业精神都值得点赞,但其生命却永远定格在30多岁,此时正是血气方刚之时,风华正茂,本应有几十余个春秋继续为人民奉献,为国家效力,却因过度劳累失去了赓续人生价值的机会,更让国家失去了一位敬业的国民、愿意燃烧自己照亮他人的好医生。

  马克思有言:“历史承认那些为人类共同目标而努力的人是最幸福的人。”医生、老师这样一个高尚的职业会让人自然而然地想到无私、奉献。但奉献并不代表献身和牺牲,将自身对国家、对人民的利益最大化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若只因过度劳累而使一代一代人舍我牺牲,怎能期望这些有才能的人尽其所能地发挥自己毕生的才智呐?怎样企望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带领团队屡创辉煌、真行中华呢?怎能奢望中华民族凭优秀人才长期坚定的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呢?

  “我们都在路上,我们都是追梦人。”没有强健的体魄,何来长久奉献?且看新增全军挂像英模林俊德院士,扎根大漠戈壁奋战五十余个春秋,终功成名就;且看工程院院士黄旭华,耄耋之年仍建功不断,三摘国家科技大奖;且看“八一勋章”获得者程开甲,众生奉献为国,如今感动中国。他们不仅让自己的人生长度得以延伸,更让自己的人生价值无限放大。

  历史车轮滚滚向前,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追梦人的脚步永远向前,改革者的精神维新不已。对于该事,有人认为好好活着更有意义,其实好好活着,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活出自我的价值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

  波澜壮阔的改革进程,别开生面的事业格局,曙光已现的复兴前景,召唤着我们高挂云帆、御风而行。让我们在自己能力的允许范围内,适度劳动,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着加入奉献者的滚滚洪流,不求一时的绚丽,只求奔流入海之时!

  生命如此可贵,却在最美好的时节陨落,呜呼哀哉!像材料中的事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重演,引发网友热议。在我看来,我们不当过度追求献身精神,不在没有必要的时候献出宝贵生命,珍惜自己的生命。

  诚然,医生、老师、演员不幸去世是因为高强度工作、过度劳累所致,我们应对其高尚的职业献身精神表示尊敬。但细想,这样的献身是否可以避免,是否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繁忙工作至少保证自己的身心健康哪?答案是肯定的吧。献身精神应该保养,但绝不应是盲目提倡。

  要知道,盲目追求献身精神实质上是对所谓“高尚”的过度追求。随着经济水平的发展,社会中大多数的职业并不需要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其他利益不受损害,科技的级部、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为人类维护自己身心健康提供了诸多便利,完全可以避免的献身,不应提倡。

  盲目追求献身精神会给社会造成诸多弊端。王尔德曾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当今社会,人们惩恶扬善的情绪日渐高涨,人们对好的事物的传扬已达到极高的程度。在这种社会现实下,盲目追求献身精神很可能会造成道德绑架的出现。难免出现“你是医生,为什么不加班,卫生不献出自己的命换取病人性命”这种极端言论。于个人,这便加大工作者的身心压力,危害工作者的身心健康,损害工作者的权益;于社会,这种风气会导致一些有风险需要高度职业道德的工作缺少人员,形成不正常的社会风气。

  我们应如何处理献身精神呢?王小妮曾说:“现状的令人沮丧,是每个人共同造成的结果,那么希望也就在每个人身上。”作为传播者,我们应该认真辩证社会的过度追求高尚的行为,守住自己的理性,提供正确的积极的言论;作为工作者,正如周国平说言:“人人只有一颗心一条命,把心安顿好,把名照顾好,就是最大的成功。”应照顾好自己,不在没必要时献身。当然,对于战士、警察等时刻守护人民安全的人,我们应对他们的应用献身表达最崇高的敬意。

  照顾好自己的命,安顿好自己的心,积极参与工作,遵守职业道德,但切勿盲目追求献身精神。请记住,每一条生命,都是宝贵的财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